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imeTaste

品味动画,重拾幻想

 
 
 

日志

 
 
关于我

人格分裂但不神经分裂,双重性格但不变态,热爱动画却不看长篇动画,热爱画画但没有时间画,矛盾的生活着却在不停的选择……

网易考拉推荐

【寒记·伍】单车行  

2008-02-07 16:45:27|  分类: 一个人的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篇日志BGM:Damien Rice 9 crimes

    Tsan同学发来了这个9 Crimes,让我反复一直听到现在。钢琴和大提琴的旋律一直盘旋在脑海,Is that alright?我也这样反复的问自己。

    四年多没有在家骑自行车了。在学校的时候,吃完晚饭我总喜欢听着歌在学校里面绕行一圈,傍晚的校园很美,总会能看到夕阳从后面的山上落下,西边的湿地还能偶尔看见白鹭,碰上周末,我也会骑着车狂飙围着旁边的山路狂骑,一是锻炼,另一说是为了发泄吧,渐渐地喜欢上了骑自行车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面乱逛,走那些一辈子只会走一次的路,看一些只能看一次的风景。

    上了大学之后我们家的两辆车都消失匿迹了,加上老爹老妈上了年纪,有事坐车无事走路,那些车也就渐渐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我记得其中有一辆还是大概三年级的时候跟老爹跑到德化街的某个商场买的,公主车,陪伴我度过了小学的时光。这两天突然间心血来潮借了老妹的自行车出去溜达——我不喜欢公交车,如果时间允许的情况下我还是喜欢单车,可以随时拐到另一个路口,可以随时停下看某处风景。

    驱车向西,我总喜欢郊外,或许那里很清静。西郊基本上伴我度过了整个童年时光,西流湖,“愚公移山”,开发区,杏树湾村,宋庄,还有一处说不出名字的桃花林——初中的时候老爹总会在花开的时候带着我跟老娘去那里拍照。

    平时过了西边的铁路就算是郊区了,可以看到麦地之类的庄稼地——我最喜欢偷麦子吃,在麦子成熟季节的夜晚,拿三块红砖拼好,5分钱的火柴,点燃找来的柴火,把麦子搓碎了放到上面的红砖上,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扑鼻的香味传出来——那是我童年记忆中最香的味道,以至于我总觉得这就叫做“烧麦”——现在是一个巨大的立交桥,我相信第一次从西边进这个城市的司机都会郁闷的,包括老爹第一次上桥都转了半天才下来。西流湖桥当时觉得是很宽很大的,现在有一个立交桥压在上面却显得那么拥挤。

    我停在桥上向下看去,小时候这里可以游泳的时候总是很兴奋,总会迫不及待的拉着家人赶紧下去。而现在却立着两个网球场,湖边当时的标志某个无名小码头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胀拉膜的广场,那个小码头成了一个圆形平台,平台中间有一棵树依稀是当年挂衣服的树,没有那个一涨潮就会淹没的小树林了,没有那些可以吃的甜棉絮草了,这里再也不会喧闹了——自从禁泳后,这里就冷清了下来,我一直有个遗憾,老爹终没有带我游到过对面的河岸上,我只能无数次的听别人描述对面岸上有那些奇异的贝壳和螺蛳却终不得一见。

    路过杏树湾村,却找不到入口,高耸的小区淹没了那块农家地,我再也找不到那个溪水,吃那个自治的叫花鸡,和你,于春天的陇上,告白。发现记忆这个东西总会渐渐变得模糊,直到有一天我们都不曾想起,于是就被淹没在历史里面。

    一直想拍火电厂,虽然出门就是,而且小学的时候去老师家补课的时候总是要穿过一个紧挨着火电厂的小道过去。去年我去看的时候那个小道已经不见了,今年我去看的时候,后面的铁轨上盖了三排楼……我很犹豫,我想进去拍,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至少我是个闲杂人——想跑到楼上拍,结果拿出相机后却惴惴不安,我感觉很像所谓的间谍,拿着个小数码偷偷记录这些国家基础设施的位置,然后通过网络送,导弹定位……当然那么多的大叔大婶肯定不会让我得逞。为了不惹是生非,我只有远远的跑到马路对面拍了一下冷却塔——那个东东在夏天很有趣,下面都是冰锥,很凉快,我记得小学时候有一次翻墙过去就一直坐在冷却塔下面凉快,在那个没有空调的年代,这确实是难得的避暑胜地。

    然后就是编组站了,或许这个城市就是一个火车拉出来的城市,小时候记得所有的厂矿都会有火车道。最为交通枢纽,这里也有亚洲最大的编组站——我没有考证过这个亚洲最大是什么年代的事情,不过我还是很喜欢火车,喜欢铁轨,喜欢看那些扳道叉,怎么样改变着一列又一列火车的目的地,喜欢站在铁轨旁看火车吼着把铁轨压弯,发出咣当的声音。

    其实编组站的火车都是很温柔的,开的很慢,而且都是货车,慢悠悠的驶过,会让人产生长的看不到头的感觉,老爹说货车会有32节,我没有数过,总之那些货车会在这里叉开,挂上不同的车头,向天南海北驶去。印象中还有一个大坡,一列火车会在坡顶松开一节车厢,然后那节车厢会根据岔道滑到不同的轨道上去——实在是失败终没有找到。

    火车的信号灯我也没有学会看,总之就是知道不要站在蓝色的灯旁边的铁轨上,不要把脚放到扳道叉的缝隙里面。我喜欢那些电线杆,那些线——一路上走来有很多铁轨淹没在荒草里面,虽然他们也连接着主道,就是一个小分叉,就是彻底的诀别。

    漫无目的乱骑,沿着铁轨,循着空气中那股内燃机的味道,我知道离别会在十日后,沿着这铁轨,到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下次再见就是一年,或者两年,我不知道,总之我知道,能这样肆意的骑车的日子不多。

    来时的终点,也是去时的起点。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